国家民委政府网 >> 专题集萃
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汇演

吉祥歌舞天府来

日期:2012/07/04  来源:中国民族报社  字号:[ ]

《天府吉祥》演出现场 (孙永刚 摄影)

  四川参演剧目歌舞诗《天府吉祥》,凝聚了四川民族歌舞艺术家们的心血和心愿,展现了四川民族地区的特色歌舞,突出了祝愿全国人民吉祥如意的美好愿望。

  《天府吉祥》由藏、羌、彝等少数民族歌舞节目组成,绚丽多彩、美不胜收。总导演之一马琳是四川省歌舞剧院的编导,她创作的舞作都曾取得过优异的成绩。马琳的创作讲究细腻、注重品味,并富有职业风范。在《天府吉祥》中,马琳的这种特色得以体现,无论是总体的把握,还是细节的处理,都显现出成熟而专业的艺术美感。

  《天府吉祥》共有6个单元,分别为“重生”、“春到天府”、“浪漫天府”、“风情天府”、“锦绣天府”、“天地吉祥”。实际上这种章节间的转换并不明显,更有一气呵成之感,章节之间的衔接较为自然和流畅,有的甚至很有味道。比如“浪漫天府”单元中的羌族舞蹈“对衣角”开始之前,创作者们将接下来的节目中“羌绣”的内容穿插进去,并将台角席地而坐的3名舞者与背景幕上同样装束的女子形象相衔接,从而开启了这一单元的表演。这种转换令人叫绝,不但巧妙地将场次做了串连,同时还深含审美意味,给人以别致而舒服的观赏体验。

  有几段舞蹈给笔者留下深刻的印象。藏族男子群舞“祥瑞大锅庄”粗犷而豪迈,舞者们身着肥大的藏式素色服装,用长长的衣袖拍打着地板,显示出有力的气势,很有舞台效果;羌族女子舞蹈“坐花夜”中,羌族姑娘绣荷包、舞荷包的形象深入人心,舞到高潮处时,只见姑娘们将2只用长线系在肩头上的荷包呈一个大圆圈型抡甩起来,荷包在空中疾速划起了大圆圈,煞是好看,既有技术性,又有非凡的观赏效果,令人过目难忘;彝族女子舞蹈“呼唤绿荫”则寓意深刻,用民间舞的形式进行艺术化地开拓,表现了绿之于人类的重要,舞蹈在编排上很讲究美感,用姑娘们的手臂形成了各种丰富的造型,美学意境的画面让观众悟到了绿的意义;藏族男子舞蹈“雪山的脚步”中有很出奇的处理,一派身着绿裤黑靴的藏族男舞者一字躺开,用伸向空中的双腿演绎出了精彩独到的动态艺术效果;此外,还有不少舞蹈都具有独特的表达视角和成熟的表达方式,展现出了四川的民族舞蹈创作实力。

  《天府吉祥》中的声乐节目也是很有看点的。这些节目多为“组合式”的演唱形式,将各民族组合演唱歌曲,演唱者们声情并茂的演绎,为观众带来赏心悦目的视听觉享受。

  除此之外,舞台的呈现更是追求精致的表达。节目开头的影像素材说明性的将四川灾区重建的面貌呈现给观众,从而配合了“重生”这一主题;之后的影像则都是装饰性的为晚会主题进行装点,许多灵动的画面带来颇多意境。服装的设计也有很多突破,兼顾民族传统和创新的元素,既为表演者带来较好的舞台形象,又为观众送去很有观赏价值的服饰造型,令观众目不暇接。

  但也有值得反思的地方,《天府吉祥》被创作者们定义为“歌舞诗”,但歌舞诗中的“诗”字,在节目中没有得到鲜明的体现。

  近些年来,在中国艺坛上挂起了一股“诗”的旋风,各种“诗”的晚会争奇斗艳,什么“舞蹈诗”、“乐舞诗”、“音舞诗画”、“歌舞诗”等等,林林总总的“诗”体不一而足。但称为“诗”的作品该有怎样的形态,却莫衷一是。其实,《天府吉祥》这台晚会直接采用“歌舞晚会”的称法似乎更为贴切、合理。

  (作者 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副所长、舞评家江东)

 

 

 

 

  《天府吉祥》演出现场 (孙永刚 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