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民委政府网 >> 专题集萃
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汇演

民族艺术奇葩 绽放时代光华——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点评

日期:2012/07/10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

  经过一个月的紧张运行,规模空前的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顺利完成各项既定日程,以完美姿态落下帷幕。本届会演,在各级领导的亲切关怀下,在来自全国数千名演职人员的热诚参与下,取得了圆满成功,值得祝贺。本届会演期间,41台精彩纷呈的剧(节)目,带着全国各族人民的热切瞩望和美好祝愿,从雪山走来,从草原走来,从边陲走来,从滨海走来,从海峡对岸走来,一时间,各少数民族的多彩文化汇成了一条滔滔奔腾的艺术大河,激起了一朵朵光彩夺目的艺术浪花。这些浪花流泻着,在首都北京的各大剧院尽情地展示着,将全国各族人民的心凝聚到了一起,掀起了我国少数民族艺术澎湃不息的壮阔波澜。

  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是每5年举行一次的全国性少数民族艺术盛会,它既是对我国少数民族艺术发展的一次检阅,同时也是少数民族艺术家们藉此展现本民族文化发展的绝佳平台。5年的光阴不能说太短,而在这个以5年为周期的时光中积累起来的艺术成果,在这一个月内集中绽放,对于中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事业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推动。这个民族艺术大团聚的机会,显示出党和国家对少数民族的真切关怀。同时,少数民族艺术工作者们通过这个平台,用他们自身的发展成果向祖国、向人民做了汇报和展示,并与全国人民一道分享了他们的发展经验和艺术果实。在本届会演中,来自五湖四海的各族兄弟姐妹们,用他们最真挚的情感和最完美的呈现,奉献出一台台风格迥异、个性鲜明的精湛演出,也为夏日的首都北京凭添了一道道靓丽的艺术风景线。

  通过对本届各台剧(节)目的集中观摩,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全国各地各族文艺工作者们所取得的长足进步。他们察民风,接地气,扎根于广袤的大地,吮吸着肥沃土壤中的丰富营养,又沐浴着时代的阳光和雨露,从而获得了茁壮成长的最佳时机。从他们的艺术作品中可以鲜明地看出,生活是这些文艺工作者们建构自己艺术的首要源泉,他们善于在身边的现实生活中寻觅到能够予以艺术升华的各种素材,并用自己对生活的真实感悟来提纯出少数民族的艺术英华。他们唱身边的歌,舞身边的事,讴歌生活,赞美生活,开采出生活中富有艺术含量的美,并把它们带到舞台之上,从而让他们的艺术创造始终泛着气息浓厚的生活之光、闪现着味道清凉的生活之美。生活给他们带来了艺术的灵感,生活赋予了他们的艺术以精彩的内容与多彩的形式。更可贵的是,创作者们表现的生活是今天的生活,时代的光芒照亮了这些艺术作品。在江苏的《茉莉花·格桑花》中,观众看到了内地西藏中学的生活;在广东的《瑶山随想》中,新时代的农民工表达了自己的追求和情感……本届少数民族文艺会演,首先让观众嗅到了一股浓烈的来自生活的芳香。

  对于各族传统文化的重视,同样让许多剧(节)目获得了盎然的生机。很多民族在各自的“非遗”项目上找寻艺术契机,从而取得了不俗的舞台效果。在湖南代表团的《五彩湘韵》晚会中,当年届七旬的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田隆信等人生龙活虎地打起土家族的传统打击乐——“打溜子”时,那独特的演奏形式让现场观众感受到了源自传统的巨大震撼。新疆的十二木卡姆、西藏的藏戏说唱、吉林的伽倻琴弹唱、内蒙古的呼麦,以及各地数不胜数的传统艺术英华,都在本届会演中得到了很好的展示。这表明各族文艺工作者们珍视传统、爱护传统,善于在传统艺术中的丰饶赐予中采撷出能在当代社会中继续绽放光华的优质基因,让传统文化得以保护、得以延续。这种对于传统文化的守护,折射出了少数民族文艺工作者们对本民族传统的珍爱和责任心,同时也告诉我们,强大的传统文化完全可以在当代生活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只要我们能在这块园地里不断地培土和浇灌,不断地呵护和照顾。从本届会演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少数民族文艺工作者们在这方天地中做出的表率。

  本届会演最大的特点,无疑是演出中所呈现的浓郁的风格特色,这正是少数民族艺术最醒目、最光鲜、最出彩的地方。我国少数民族艺术具有鲜明的地域特征,从一个舞步、一个唱腔、一段音乐上,人们完全可以判别出它来自何方。根植于地域特色的少数民族文化,形成了其独特的文化个性。在本届会演中,每一台剧(节)目都在努力地凸显自己的特色,在各环节上都力图让本民族特色得到最大程度的彰显。在许多演出中,我们都可以十分容易地捕捉到这一鲜明的艺术主张和追求。自身的独立风格是少数民族艺术的立足根本,唯有一以贯之地不懈坚持和努力,才会让自身的文化价值得到最为有效的放大,从而进一步巩固和强化本民族的文化影响力。

  情感表达也让本届会演中的许多作品具备了感人至深的动人力量,宁夏的《月上贺兰》、贵州的《天蝉地傩》、内蒙古的《草原记忆》、辽宁的《珍珠湖畔》等,写的是人,写出了情,让人观后久久不能平静,显示出强大的艺术张力。

  在艺术的处理和表达上,本届会演更可谓异彩纷呈,各种新鲜的艺术表现手段让这些剧(节)目相映成辉。几乎每台剧(节)目都有着各自的艺术理念及其追求,这的确是少数民族艺术全方位的丰收。无论是音乐舞蹈,还是舞美服饰,都表现得十分抢眼,那些匠心独运的创意和形态出众的设计,编排得当的舞段和功力扎实的演唱,都让本届会演像一个变幻无穷的万花筒,折射出斑斓多姿的艺术光芒。内蒙古《呼伦贝尔大雪原》中的“雪”、湖北《嗯嘎·女儿会》中的“嘻”、海南《黎族故事》中的“纯”、黑龙江《达斡尔人》中的“力”、吉林《放歌长白山》中的“豪迈”、西藏《魅力西藏》中的“诚挚”等,都释放出创作者们丰富的艺术想象力,他们用自己的奇思妙想,为各自的舞台营造出浓浓的艺术氛围。

  当然,本届会演中,也暴露出一些需要正视的问题。随着时下商业化大潮的涌动,本届会演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这种潮流的影响。有些导演及其作品受到“大晚会”浮华之风的蛊惑,不在艺术上下功夫,而去追求一些无谓的“奢华”包装,从而让艺术的涵义有所丧失。有些作品尚处于表面化的层面,对生活和艺术的咀嚼不够深入。有些作品为了追求视觉上的美观,在动作上、服饰上不惜模糊民族属性,有张冠李戴的不良倾向。还有些作品东施效颦,不是自己潜心探索,而是一味地模仿他人,丧失了自己的个性……这些问题都成为一些作品走向经典的“拦路虎”。究其原因,就在于没有坚持走自己的路,没有苦练思想和艺术两个基本功。只有重视并逐渐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少数民族艺术这朵奇葩,才能绽放出更加迷人的时代芳香。

 

(作者 江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