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民委政府网 >> 专题集萃
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汇演

月照古今 情驻贺兰

日期:2012/06/26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字号:[ ]

山翀饰演的《月上贺兰》女主角海真在贺兰山下牧羊。 本刊记者 民族画报 袁东平摄

  由宁夏回族自治区选送的舞剧《月上贺兰》,为本届会演献上了一份来自“塞上江南”的厚礼。该剧是我国首部大型原创回族舞剧,以发生在贺兰山脚下的古代汉胡结亲的故事,展现了交流与团结的主题。

  《月上贺兰》的剧情从一个阿拉伯商队在沙漠中遭遇风暴展开,商队在贺兰山下休养时,阿拉伯男青年和汉族姑娘产生了真挚的爱情,这样的爱情一开始时不被接受,产生了戏剧冲突,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共同生活在贺兰山下这片土地上。该剧的亮点在女主演山翀和男主演王磊对于角色的诠释和表现。这个舞剧对演员的表演是较为挑剔的——它表现的是古代的内容,同时又具有宁夏地方特色,民族属性又有差异,人物之间情感纠葛复杂。因此,能胜任该剧的表演,让人看到了山翀和王磊以及其他演员们的用心和表演功力。

  山翀是一位了不起的优秀舞者。年逾四十的她,技艺不减,风采不输当年,对人物的刻画更显得老道而抓人。在《月上贺兰》中,她饰演的海真是一位居住在贺兰山下的古代汉族姑娘,爱上了阿拉伯商队中的青年纳苏。她用真诚和果敢,让纳苏的父亲最终接纳了她。在这个人物的塑造中,山翀用她所擅长的双人舞本领,细致入微地表现了海真的无瑕与真挚,一个具有鲜明个性的古代汉族女子形象在她的演绎下获得了艺术生命。

  最令人难忘的是海真思念踏上征途的恋人纳苏时的一段舞蹈。在这段舞蹈中,编导设计了两排横躺于地的女舞蹈演员,她们并排而躺,用双腿的起伏表现出水的韵致。正在思念着恋人的女主人公,就在这席地而躺的两排水间奔走,由众腿汇成的“水流”则在一开一合中,流淌出富有艺术想象力的诗意造型空间。编导采用类似于“多米诺骨牌”式的连动设计,并为这种连动设计了快慢不同的节奏处理,使得“水流”快涨慢落,很有意境。这段“拟水”的舞蹈,在节奏的细微处理和灯效的配合下,甚至能将此时此刻女主人公的内心活动传达出来,那像涟漪般的波动,道出了她心中的连绵不绝的思绪。这段设计出奇的舞蹈,可谓舞剧《月上贺兰》的一大亮点。由于这段舞蹈设计得实在是富有浪漫而写意的效果,后来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中曾经使用过,并取得了相当不俗的艺术效果。

  舞剧《月上贺兰》的另一大亮点是音乐。由著名作曲家张千一创作的舞剧音乐,为该剧立下了汗马功劳。张千一在该剧音乐的创作中,以细腻的动人笔触来传达人物及其情感,为人物的刻画提供了十分鲜明而丰满的音乐形象。在各种不同时空下的音乐处理上,又能够完全按照剧情的走向,营造出有效的音乐气氛,从而将每一特定时空的环境都给予音乐上的巨大张力。无论是恢弘还是深情,无论是写实还是写意,剧中那些描写不同人物的主题音乐像潺潺流水,缓缓流淌,缓缓扩散,回响在耳畔,弥漫在心头。

  在《月上贺兰》中,有些场面设计得富有创意,比如“暴风来袭”、“东渡黄河”等场景,气势的营造和现场的表达都显示出创作者们在制造舞台气氛上的熟练和老到。在表现“黄河波浪”时,运用了舞台机械,此起彼伏的潮涨潮落,显示出“大制作”的舞台手法为特定时空增加了可看性和现场震撼性。当然也有些虽然很有设计感却不太合理的场景,比如“葬礼”一场,虽然舞台空间非常排场,音乐也在极力烘托,但那种过于浪漫化的处理让人较难进入编导所设计的特定情境和特定情感,从而使其艺术性有所削弱。尾声的安排也似有画蛇添足之感,华美的舞台空间非但没让人产生神圣感,反而有生硬和直白之嫌,与之前许多场景的艺术性形成反差。相信随着这些问题的改善,这部舞剧会达到更高的艺术高度。

  (作者 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副所长江东)